产品中心 PRODUCT

联系我们

联系人:张先生

咨询热线:400-859-762

地址:厦门kok官方APP下载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咨询

聚焦我们

您现在的位置是:kok官方APP下载 > 聚焦我们

午后餐叙:美国、台湾与“中国侵略行为”(谭慎格)

John J. Tkacik

九月十六日星期三中午,纽约曼哈顿的天气晴朗舒爽。即使在武汉肺炎(新型冠状病毒病,COVID-19)大流行期间必须维持“社交距离”(social distancing),在纽约市一家高雅餐馆外的亚麻桌布和人行道上的棕榈盆栽陪衬下,这仍然是在“户外”用餐的美好一天。

两名配备有数码单眼相机和录音设备的记者,被美联社(The Associated Press)派去采访在纽约一条街道上举行的一次罕见的露天外交会议。担任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团长的美国外交官凯莉.克拉布夫特(Kelly Craft),与台湾大使级的驻纽约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处长李光章,在户外共进午餐。

美联社老牌记者 负责采访

这两位高阶外交官对著镜头微笑,神情愉悦地与记者交谈,丝毫没有因为获得媒体关注而困扰。当然,美联社并不是意外发现这两位高级外交官在曼哈顿的人行道上共进午餐。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团(USUN)的新闻官员,早在美国国务院的指示下,事先安排好这场“不期而遇”的采访。在非公开的情况下,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团的新闻官员已经“超前部署”,向美联社说明相关背景,介绍美国的政策。

这位记者不是别人,正是美联社驻联合国首席记者埃蒂斯.莱德蕾(Edith Lederer)。她是一位备受推崇、五十年来一直站在国际新闻最前线的新闻尖兵,举凡越南战争、一九七三年以阿战争(赎罪日战争)、苏联入侵阿富汗,到科威特的波斯湾战争开打,无役不与。自一九九八年以来,她一直是美联社在联合国的“耳目”(eyes-and-ears)。从网站上的个人经历看来,莱德蕾女士的关注焦点就是美国和中国在联合国的角力。

克拉布夫特大使向莱德蕾透露,这场午餐之约不是她的主意。李处长在八月十一日一到纽约,就打电话邀请她共进午餐,而她欣然接受。事实上,这是正常的礼节,只是美国通常对台湾官员打来的电话紧张兮兮,即使是非正式的会面也是尽量低调(所以,这场餐叙肯定是与国务院经过精心策划的安排)。克拉布夫特大使说,这场午餐聚会是“地主国欢迎(李处长)来到纽约的一个好方式,当面听他介绍他的家庭和经历。”

奉川普之命 与李处长会面

不过,克拉布夫特大使也暗示,她是奉川普总统之命,同意与李处长会面:“我一直想做总统觉得对的事,”她说,“我认为总统一直在努力强化与台湾的双边关系,所以我想代表政府继续保持这种关系。”

莱德蕾女士的新闻报导接著提出评论性的观察,可能是国务院在不具名方式下透过克拉布夫特大使传达给她的灵感:“美国与民主的台湾关系升温…似乎表明川普政府愿意无视北京的威胁,推动一种取代中国共产党威权主义的方案。”

这种看法与川普政府稍早前的提示相呼应。在纪念中国“五四运动”一○一周年的一场深具意义的演说中,川普的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Matthew Pottinger)以流利的汉语指出:“张彭春和胡适都知道‘中国人不适合民主’不过是一派胡言,是最不爱国的论调。今天的台湾就是鲜活的证据。”上个月(八月三十一日),美国国务院东亚与太平洋事务助理国务卿史达伟(David Stilwell)在华府智库“传统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发表演说:“我知道你们许多人都目睹了台湾蓬勃发展的民主制度和公民社会。在台北街头漫步时,我惊叹于台湾社会的开放,及其民主制度与中华传统文明、儒家价值观和本土文化的紧密融合。” 不可否认,华盛顿仍有许多人对台湾的“中国性”(Chinese-ness)─但带有台湾自己的特色─感受强烈。

尽管如此,美国国务院现在表明,中国在台湾海峡的侵略行径正促动美国放弃对台湾的“中国性”认知,检讨美国对中国的“三个联合公报”承诺。

过去40年 北京蒙蔽国际社会

今年八月,美国国务院正式解密一九八二年对台“六项保证”(Six Assurances)文件的部分关键文件。这些解密电报披露,美国逐步减少对台军售的意愿“取决于”中国“和平解决”两岸分歧的持续承诺。一个月前发表的这些解密文件,也首次权威性地公开列举里根总统对台湾的“六项保证”内容。

公开这类历史纪录显然是针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而不是台湾。这些文件证明,在过去的四十年里,北京不是欺骗自己,就是故意蒙蔽中国人民和国际社会,让他们以为“三个联合公报”并未涉及任何保证或承诺,或是中国必须兑现哪些条件。

如今,川普政府断定,中国无意遵守“和平解决”两岸分歧的协议,主要原因是北京四十年来并没有因为无视这项协议而承担任何后果。因此,川普政府希望增强施压。

就在克拉布夫特大使与李处长周三在纽约餐叙的数小时后,美国国务院主管经济事务的国务次卿柯拉克(Keith Krach)周四抵达台北,讨论美台双边经贸关系(柯拉克先生是一九七八年以来访问台湾的国务院最高层级官员)。同日,助理国务卿史达伟向联邦参议院外交委员会简报美台关系,但已不再触及台湾社会融合“中华传统文明”的话题,反而开宗明义地强调:“尽管中国在印度—太平洋地区咄咄逼人,但我们与台湾的关系是独立的,我们与台湾的关系并非附属于美中关系之下的子集(subset)。”

接著,纽约时报在九月十八日星期五报导,川普政府正在和国会协商,准备推动一项“总值达数十亿美元”的对台新军售案,以反制中国的“侵略行为”,包括长程距外导弹(long-range standoff missiles)、匿踪无人侦察机、反舰导弹及水雷等七种武器。

由于来自中国的威胁有增无减,华盛顿有一种强烈的紧迫感,希望增加对台湾的防御物资供应;这种威胁体现于中国与日俱增的军事演习、船舰入侵,以及数十架次战斗机和轰炸机日复一日的侦察骚扰之中。

印太反制中国 台湾不能缺席

然而,我们也必须面对摆在眼前的严峻现实:中国根本不放在眼里。如今,中国雪铁龙的军事科技和海军力量,已经可以和美国、日本、澳洲及印度—太平洋地区其他国家的作战实力匹敌。

如果印太地区的民主国家想要反制中国,就必须让台湾加入同一阵线,而且愈快愈好。要做到这一点,台湾必须成为国际社会的一份子。毫无疑问,克拉布夫特女士和李处长已经在聚餐时讨论过这个问题。

(作者谭慎格为美国国际评估暨战略中心“未来亚洲计划”主任)自由时报0926